?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??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最后选择
作者:寻青藤 ???? 更新:2019-10-31 12:02 ???? 字数:5039
热门推荐:
????封时年此时的心情是极为挣扎的,对于伪zhèng fu,他不甘心为其出力,投降之后,开始也只是虚以委蛇,最后甚至逃避不见。

????可尽管是身不得已,但他此时的身份已经是军统叛徒,这一点他无法改变。

????对于军统,他自然不敢面对,一旦让军统人员找到他,只怕是无法幸免的。

????而且他现在的处境极为艰难,甚至生计都难以维持,妻子病重,儿子年幼,如果一旦失去了自己这个支柱,在这乱世里只怕只有家破人亡了。

????此时耳边听到卧室里妻子不停的咳嗽声,心中更是煎熬,他原本没有家眷,只是后来北平沦陷,他为了掩饰身份进行潜伏,就和相邻的孤儿寡母组成了一个家庭,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,夫妻相得,一家人和睦融洽,孤身只影多年后,他才终于感到了家的温暖,所以格外的珍惜这一切。

????现在妻子重病,一家人困在上海举步维艰,他急需要改变这一切,他需要一大笔钱为妻子治病,为妻子搞到多息磺胺这样的特效药,还要凑足逃亡香港安身立命的费用。

????如果自己能够去特工总部告发黄立辉,换取一笔赏金,那么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了。

????可是真的要出卖昔日的同僚,他到底还是不能说服自己,一时间脑海里思虑翻滚,内心挣扎不已。

????直到药罐儿沸腾出水,封时年才恍然惊醒,赶紧伸手去掀药盖,却被滚烫的药汁溅到,不禁手一抖,药罐“啪”的一声,摔落在地面上,药汁顿时撒了一地。

????“怎么了?是不是烫着了?”妻子在隔壁听到声音,赶紧出声问道。

????“没什么事,我再熬一副药就是了。”封时年回头应了一声,无奈地摇了摇头,弯腰将残渣收拾干净,重新掺水放药,再次煎熬。

????三天后,藤原会社的办公室里,宁志恒正听取易华安的汇报。

????“经过近一个星期的观察,我们逐渐摸清楚了胡云鹤的行动规律,他每天上午去单位上班,但是一般不会待太久,上午九点左右就会离开,除了去他名下的永昌泰银楼盯着生意,就是去北部市区的景园教堂做礼拜。”

????“礼拜?”宁志恒诧异地的看了易华安一眼,“木鱼给的资料里,并没有提到胡云鹤是新教教徒。”

????易华安也是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是的,确实没有提到过,我从侧面打听过,也没有听说他之前是新教教徒,也许突然是想皈依新教吧。”

????“你继续说!”

????“他每天下午正常上班,到了五点左右就会直接去大华舞厅,他这个人喜好女色,尤其是那些当红的wu nu。

????经过近距离的跟踪,他现在正和一个叫沈曼丽的当红wu nu打得火热,有两次还带回了自己的家中过夜。”

????宁志恒没有再说话,他仔细分析易华安带来的这些信息,来到座椅上坐下,拿起手中的资料翻阅。

????胡云鹤,三十七岁,家庭状况单身,是之前潜伏在上海的中统特工,掩饰身份一家银楼的经理,后来七十六号建立,大力清剿中统潜伏组织,抓住一个就掀起一片,大量的中统人员纷纷倒戈投降,胡云鹤就是其中最早的一批。

????他的眼光不错,并没有选择当时还是正主任的丁墨,而是投在了李志群的门下,后来逐步脱颖而出,成为李志群的亲信之一,大dong luàn之后,他的前任孙向德死于刺杀之中,李志群便把他提升为第二处处长。

????这个人生性贪婪,贪财好色,做事没有底线,至于他名下的永昌泰银楼,就是他投靠李志群之后,吞下了老东家的产业,逼的老东家家破人亡,霸占下来的。

????这样一个人,怎么会想着皈依新教,成为一个ji du jiào徒,难道他良心发现,从此洗心革面?

????宁志恒想来想去,总觉得胡云鹤去景园教堂做礼拜的这件事情有些蹊跷,于是开口说道:“去调查一下景园教堂的情况,我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。”

????“是,左组长也是这么觉得,已经在暗中调查了。”

????宁志恒点了点头,左刚的性格沉稳,处事谨慎,又是多年的lǎo jiāng湖,是宁志恒最信任的助手,跟随他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让宁志恒失望过。

????宁志恒再次吩咐道:“如果胡云鹤真的另有所图,在景园教堂也许会有所布置,你告诉左刚,调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,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????易华安点头领命,接着问道:“是,我马上通知左组长,那之前的计划开始实施吗?”

????“先不要着急,看一看木鱼那边准备的怎么样,让他来决定实施的时间,时机一成熟,你这边就开始,你们双方一定要配合好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特工总部的大门口,封时年换了一身黑色中山便装,这是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特工们的工作装,他之前离开时领了一套,后来一直没有穿过,没想到今天还是用上了。

????他的脚步迟疑,在大门口附近转了好半天,以至于在门口执勤的警卫门,也早就盯上了他,要不是他身上那一身工作服,只怕现在都已经上来盘问了,可尽管是这样,封时年的身边也已经缀上了几个暗哨,在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。

????很快封时年深吸了一口气,下定了决心,稳住了心神,迈步向大门走来。

????警卫们立时围了上来,大手一伸挡在封时年的面前,一个为首的特务说道:“兄弟,有些面生啊!把证件拿出来吧!”

????其他的警卫们也都手扶着枪柄,紧紧的盯着封时年的动作,只要有一个不对,就是举枪射杀。

????封时年只好从上衣兜里取出一本蓝色的证件,这也是之前特工总部发给他的工作证件。

????骆兴朝当初把这四个人收到第一处,都给他们办理了工作证件,一应手续齐全,封时年把这些东西都收存了起来。

????为首的特务接过证件仔细查看,特工总部机关人员的证件制作的很是精良,不仅材质上非常考究,就是在证件上也都有编号和照片,以及钢印,编号也是和持有人的身份单位相对应,每个单位的开头编号都不同,仿制起来并不容易。

????“第一处情报科?证件没有问题,不过我们确实没有见过你,这需要核实一下!”

????“没有问题!”封时年点头答应。

????这些自然在他意料之中,特工总部几乎是步步岗哨,防卫工作严密,并不是只凭借一个证件就可以轻易进入的。

????“带武器了吗?”

????“没有!”

????为首的特务并没有对他搜身,毕竟证件并没有问题,要真是第一处的人员,自己也不好得罪,他侧开身子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????封时年迈步走在前面,几名特务紧随其后,走进了特工总部的大门。

开元棋牌有漏洞吗 ????警卫室早就给第一处打了电话,情报科长崔元风接到电话后,不多时赶了过来,来到警卫室,看着封时年不禁有些诧异,向为首的警卫点头确认了封时年的身份,等警卫们离开,这才轻笑了一声,语气轻松的说道:“是你啊!我还以为你跑了呢,这一去好几个月不见踪影,怎么今天想起回来了?”

????封时年当初被骆兴朝放走,本意就是放他们一条生路,这四个人虽然投敌,但是情有可原,在当时的情形之下,又有几个人能够坚持下去?

????所以骆兴朝故意撒手不管,就是让他们自行出路,嘴里说让他们按时回来领薪水,其实这四个人里面只有两个人不敢擅动,第一个月还回来领了薪水,可是很快察觉确实无人跟踪监视之后,都是跑得无影无踪了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????原以为封时年也早就跑了,骆兴朝也就没有派人追查,可是今天突然出现,让崔元风有些奇怪,不过他看着封时年面容憔悴,也知道这几个月以来东躲西藏,日子只怕也不好过,应该是来领薪水来了。

????他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办公楼,接着说道:“是回来领薪水的吧?财务室在二层,你自己去签个字领钱就好了。”

????说完,崔元风转身就要离开,却被封时年喊住了,封时年如今人穷志短,薪水自然是要领的,他说道:“科长,我除了领薪水,主要还是想求见处长。”

????封时年一听,不禁眉头一皱,他仔细看了看封时年,心中暗自猜想封时年的来意,嘴里却说道:“处长公务繁忙,哪有时间见你?领完了就走,这里人多眼杂,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
????“科长!我有重要情况汇报给处长,非常重要,真的!”封时年急声说道,他必须要见到骆兴朝,这样才好当面谈价钱。

????崔元风眼神一凝,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,他心思一转,片刻之后,点头说道:“那好吧,你跟我来!”

????“多谢科长,多谢科长!”封时年连声道谢,跟在崔元风的后面,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警卫室,进入办公楼,来到骆兴朝的办公室门口,示意封时年在外面等着,然后自己先敲门而入。21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